您当前位置:首页 > 北京 > 资讯中心 > 仁德资讯

下半年经济:摁住房地产,基建再发力

编辑:admin时间: 2018-08-03 点击数:

会议要求,第一,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坚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提高政策的前瞻性、灵活性、有效性。财政政策要在扩大内需和结构调整上发挥更大作用。要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要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保护在华外资企业合法权益。第二,把补短板作为当前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的力度,增强创新力、发展新动能,打通去产能的制度梗阻,降低企业成本。要实施好乡村振兴战略。第三,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和服务实体经济更好结合起来,坚定做好去杠杆工作,把握好力度和节奏,协调好各项政策出台时机。要通过机制创新,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意愿。第四,推进改革开放,继续研究推出一批管用见效的重大改革举措。要落实扩大开放、大幅放宽市场准入的重大举措,推动共建“一带一路”向纵深发展,精心办好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第五,下决心解决好房地产市场问题,坚持因城施策,促进供求平衡,合理引导预期,整治市场秩序,坚决遏制房价上涨。加快建立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长效机制。第六,做好民生保障和社会稳定工作,把稳定就业放在更加突出位置,确保工资、教育、社保等基本民生支出,强化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工作,做实做细做深社会稳定工作。

 

后续经济工作“稳”字优先

从会议所提的措施看,顺序分别是“一稳、二补、三结合”。应该说在面对外部环境“明显”变化,经济运行“稳中有变”的负面情况下,在政策选择上,追求稳定优先,稳字当头,然后才是追求稳中求进、稳中有为。稳什么?会议提了六个方面,分别是“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其中,第一是“稳就业”,被排在“六稳”之首,而且“稳就业”在文中提及了两次,这说明中央高度重视就业稳定,就业稳定社会就稳定。就业一直以来都是中央最关心的问题,当然可能也从侧面说明现在就业出现了不稳的苗头;第二,“稳金融”,这个在上次4月23日政治局会议提到“推动信贷、股市、债市、汇市、楼市健康发展”,二季度以来,无论是社融、股、债、汇均出现了不稳定,此处政策专门提出了“稳金融”,较健康发展更近一步,预示着在“贷、股、债、汇”金融领域,中央希望尽快稳定住,避免大幅波动;第三,“稳外贸、稳外资”的贸易+FDI是外汇、外储的基本盘,也是去年拉动经济贡献最大的地方,现在针对贸易摩擦加大的外部环境,提出了“推进改革开放,继续研究推出一批管用见效的重大改革举措”,其中主要是开放方面,我们应该期待后续还有“管用见效”的具体举措。第四,“稳投资”,应该和第二点“补”结合起来,投资,尤其是基础建设投资力度会加大,这一点和国常会的“积极的财政政策更加积极”内涵是一致的。

下半年经济的发力点毫无疑问是基建

当前,拉动经济增长的三架马车中,进出口的不确定性加大,消费短期不能太指望,“稳经济”的主要抓手还是“稳投资”,而从投资来看,房地产投资下半年下滑的态势相对确定,稳定投资主要是基础建设投资的发力。7月23日国常会上,表述为“推动有效投资稳定增长”,而本次提及“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的力度”,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与国常会会议一脉相承,而且“补短板”成为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的重点。理解补什么样的基础设施短板是重要的,国常会提出“深化放管服改革,在交通、油气、电信领域推介民间投资“、”推进建设和储备重大项目”,本次会议指出“要实施好乡村振兴战略”。无疑以上领域应该是“补”的重点,也是下阶段“稳投资”的着力点。针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除去“补”,新闻通稿又提及了“去产能”、“去杠杆”和“降成本”,没有提及“去库存”。这说明无论是房地产库存还是工业品库存问题均大大缓解。“降成本”并无新提法,而“去产能”专门提出要求打通制度梗阻,“制度梗阻”的提法比较新,制度梗阻如何释义?将是针对后期“去产能”的主要抓手。

“去杠杆”走向精细化,政策协调是关键。

本次会议市场最关心的是“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和服务实体经济更好结合起来,坚定做好去杠杆工作”。针对这一点,目前市场上有不同的理解,部分认为较日前国常会说法较为严厉。但我们认为,此处应重点理解“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和服务实体经济更好结合起来”的前置条件。应该说,自去年金融监管机构“三三四十”金融乱象治理以来,今年上半年又有系列文件出台,政策叠加效应和“一刀切”的举措造成了影子银行体系收缩,社融增速放缓,社会总信用供给不足,部分融资主体出现现金流断裂风险。针对以上问题,7月份以来,政策调整转向力度明显加大,在多领域多角度试图化解当前面临的银行体系表内外融资的结构性和摩擦性矛盾,近期出台的政策包括但不限于:定向降准、给予更加宽松的信贷投放额度、支持对于低等级信用债券投资、MLF资金注入维持资金市场宽松、资管新规细则加速出台以及更为友好的过渡期安排。但是由于金融机构作为自主决策的主体,对于政策的传导必然会有时滞,也面临着自主的选择,造成了融资环境改善的力度和速度不及市场预期。本次会议强调防范金融风险和服务实体经济的结合,就是对前期出现误伤的修正。在第三点表述中,除了“坚定做好去杠杆工作”的提法以外,其余表述全部为协调、统筹的逻辑,这可以视为在坚持去杠杆的原则下,会更加讲求方式、方法和手段。野蛮、暴力“去杠杆”不会重现,强力“去杠杆”也达不到“稳”的效果。从融资环境上考虑,边际改善是无疑的,我们应更加关注的是改进的节奏和力度。但是,就像我们曾经所强调的,市场也不应期待大水漫灌。而从增加金融机构服务的能力和意愿上看,未来需要更加多的激励性举措安排来促进金融支持在小微、三农、普惠和绿金领域的“补短板”。

房地产调控表态坚决,目的在于稳定预期

最后,谈一下房地产市场。政策对于房地产调控的措辞很严厉,“坚决遏制房价上涨”,而不是“控制”、或者“过快上涨”之类的字眼。表明了政策调控房地产的态度。当前对于房地产市场的调控需要坚持,尤其是在多地库存普遍不足,资金流向房地产领域很容易变成简单价格反映,而对于经济增长无太大益处的情况下,稳定市场预期是关键举措。预计未来房地产融资环境难以看到明显改善,偏紧的政策会持续一段时间。

热销楼盘
大家都在看